Navigation menu

人人彩票官网

下载亿彩彩票:东北战场唯一成建制逃出的国军

1948年10月底,国民党廖耀湘西进兵团前去救援锦州,但是,12个师先后在黑山、大虎山受阻。

锦州一解放,解放军就来了收拾他们,廖耀湘慌忙下令转向沈阳退却。岂不料10万人马全部陷入解放军50万大军的大包围圈,韩先楚3纵只用3个小时,便端掉了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和新1军、新6军、新3军军部,整个兵团在辽西被打散,被解放军四处“捉鸡子”。

国民党第52军也在赶去驰援沈阳的路上。蒋介石见廖兵团完全没救了,立即决定第52军掉转头,退回营口。

军长刘玉章立即下令全军后队变为前队。28日中午,部队才回到营口,全军马上筑工事。28和29日两天平安无事,但外弛而内张,刘玉章急着向沈阳和葫芦岛催问船只,担心船来迟了,解放军逼近,就很难脱离战场。

果然,30日午后,收拾了廖兵团的解放军先头部队赶到了离营口只有30里的几个村子,并开始攻击。为了掩蔽撤退的意图,刘玉章故意派步兵和山炮增援,进行反扑,好像那几个小村子就是第52军生死线似的,拼上老命地“守”,解放军吃了点小亏,大概是兵力太少,中止了战斗。黄昏时分,接应第52军的舰队司令马纪壮率两只炮舰姗姗来迟,到达了营口。

第二日,其他船只也到达了海口,但因落潮水浅,不能入港口。一直拖到第3日(11月1日)上午,几只登陆艇和一艘商船才靠岸,刘玉章头决定当晚登船逃跑。但船少不够用,只好把汽车破坏,马匹丢掉,打破建制,准备将人员全部“塞”上船。

此时解放军大部队也涌到,与第52军的第25师发生激战。

为了大部队安全撤退,刘玉章下令军部辎重营投入战斗,配合掩护主力猛力反扑。官兵都知道,不打走共军,自己就得在此死战到底,时间一到,军舰也不会“等”他们。因此个个拼命,冲入村落进行激烈的巷战。解放军由于乘胜急进,重武器没有跟上,加上长途疲劳,渐渐抵抗不住,在黄昏前向大石桥转移阵地。第52军佯追了一下,主力立即乘机撤离阵地,然后,全军在寂静的寒夜中悄悄跑步奔向码头。

晚上11点多钟,第52军特种部队都已登船,步兵也开始到达码头。

这时刘玉章已经上了马纪壮司令的旗舰,其他军部人员也安安稳稳地上了船,外围警戒也没什么响动。

登船这一关总算过来了。

但时值落潮,船还不能出海,必须等到拂晓前涨潮才能离岸。辛苦一天的刘大军长鼾然入睡了。

可在这性命攸关的夜晚,参谋长廖传枢怎么也睡不着。朦胧中,他隐约听到外边水兵们在说某处起火,披衣起床到甲板上一看,果然上游河边火光烛天,问:“是什么地方?”众说不一,他正在惊疑间,岸上有人来说:“第2师坐乘的轮船着了火。”

他马上跑去唤醒刘军长。两人一同往起火的地方观望,这时刘玉章睡意未醒,一言未发,呆立一会儿,就又转身回舱去了。廖传枢见他如此漠然,很是惊讶,只好立即派一位参谋去找第2师师长尹先甲。不久,参谋回来报告说:

“有人见尹师长他确实上了船,但始终找不到他。”

再找船或变更搭载计划,都不可能了。廖参谋长正愁没办法时,军舰拉响了汽笛,并开始向江心移动了。

原来马纪壮司令怕出现同样的危险,下令把船只全部开到河心停泊。第2师轮船起火,官兵在火海里挣扎,师长也不见了,军长也不管,海军司令害怕了。廖参谋长没办法另外找船给第2师,只好派人去通知第2师两位团长,说:

“告诉第5团团长郭永和与第6团团长侯程达自己去找木船,然后驶向葫芦岛。”

原来,起火的这只船是三北公司的渤海号轮船,上面装有军炮兵营、通信营,第2师师部和第5、6两个团,炮兵营在下舱,火一起全部烧死,其它官兵跳入水中,淹死的也不少。第2师两个步兵团开始登船就起了火,吃亏较小。

好端端的轮船怎么起火了呢?开始,众人都怀疑是共产党搞的“鬼”,一查,却不是,“鬼”出在自己人身上。

原来这条船装过汽油,甲板上很多地方被汽油漏湿。部队上船前,军部已发现了这种情况,下了条命令:“严禁火烛,禁止吸烟!”可这大半夜的,官兵从战场上撤下来就匆匆上船,船长为了节省电,却没有开灯。有人只好点上了蜡烛。但上来的人越来越多,炮兵把大炮也拖上来了,船越来越重,船底触地,失去平衡,船员要求官兵赶紧向外疏散。在这生死之际,谁愿意下船呢?船员只好“赶”。这时恰好一支蜡烛因船身倾斜而倒地,点燃甲板上漏渗的汽油,立即起火。司机张昆发现,马上用大衣扑救,但没扑灭,火势反而迅速蔓延。官兵们见状没想去扑火,反而惊呼着各自逃命,有的跌倒,有的爬起,又发生踩踏,结果,全船的人都乱套了,火势呼呼的烧起。师长尹先甲见势不妙,顾不得组织救援,立即逃跑,最后混上别的船。那些没来得及逃出火海的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丧命“火海”和“水海”。在东北这几年中,第52军第25师两次被歼灭,两次重建,第2师本来算是没大伤元气,结果这次补上,烧掉2000多人。

师长尹先甲逃出性命后,远远望见几千官兵在火海跳跃、呼喊,知道自己罪责难逃,躲在船上一直不敢露面。因此,连廖参谋长都找不到他了。

廖大参谋长安排两位团长“自救”后,长叹一声:“天要亡我,不得不亡!”也回舱睡觉了。

11月2日5点钟,潮涨水深,轮船启碇开动了。睡饱了的刘玉章等人转上了“重庆号”军舰,匆匆逃向大海。

3日后,第2师的郭永和、侯程达两团长各率五六百火海余生的官兵,乘着大木船,落汤鸡似的赶到了葫芦岛。随后,郭永和升任第2师师长,侯程达升任军部参谋长。

事后,廖传枢与逃跑的第2师师长尹先甲宣布都被免职。

廖传枢(与刘玉章不和)莫名地丢了饭碗,于是从葫芦岛离开第52军。在路过秦皇岛时,他竟然碰到出了烧船事故后一直“隐身”的原第2师师长尹先甲。两人先是一惊,接着相顾无言,突然同时指着对方戏谑道:“嘻,你和我一样。”

这次见面后,尹先甲不知所终。赋闲的廖传枢于1949年4月被蒋介石重新启用,出任第15军军长,几个月后他在四川率部起义。这是后话。

第52军军部及第25师共1万余人乘船撤走后,1月10日,东北野战军占领锦西、葫芦岛。12日收复承德。至此,东北全境解放。

国共争夺东北的短短几年中,蒋介石投入东北地区七八十万大军,除少部分起义外,大部分被歼灭,唯一成建制逃出战场的,只有刘玉章的第52军,实则一个第25师(3个团和一个师部)和军部。逃出营口后,刘玉章打肿脸充胖子,称之为“东北的敦刻尔克大撤退”。